<kbd id="mo28x" ></kbd>
  1. <video id="mo28x" ><big id="mo28x" ><xmp id="mo28x" >
  2. <rp id="mo28x" ></rp>

    <var id="mo28x" ></var>

    <pre id="mo28x" ><video id="mo28x" ></video></pre>
    <nobr id="mo28x" ></nobr>

    一位返乡医学博士生的特殊假期|返乡
    来源: 澳门木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2-21 07:21:36 16:58   6561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      原标题:一位返乡医学博士生的特殊假期

      “在家坐不住,我必须去。”

      “你回来没几天,好不容易休息,(前线)那么危险,你别去。”

      “我学医,而且还是党员,党员不应该上一线吗?”

      时至今天,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董玉玲仍记得大年三十晚上,女儿王馨语与自己的对话。

      王馨语是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一名免疫学专业在读博士生,腊月二十七下午,她从广州回到秭归家中。每天,疫情变化牵动着这位医学生的心。

      腊月三十晚上,王馨语留意到,一些医院医护力量告急;多家医院已在网上募集防控物资。她当即通过支付宝,捐献了200元爱心款。

      王馨语也想为家乡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团圆饭上,她特意提到,“中山大学3所附属医院60多位医护人员,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,来武汉支援。”随后,她向父母提出,想去县里做志愿者。

      起初,出于担心,爸妈不同意。正月初一一早,王馨语又提了一次。父亲王功军是一名基层干部,腊月三十值班完毕即报名了县防控志愿服务队。见女儿并不是“一时兴起”,王功军与她母亲叮嘱她一定做好防护。王馨语当即致电县卫生局报名。

      第二天晚上,县防控指挥部来电表示批准,考虑到她是学生以及专业限制,安排她参与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点的筹备,以及后勤保障工作。

      此前,秭归县已启用了党校紫薇山庄作为第一个隔离观察点。1月28日一早,王馨语与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杜蓉一起,来到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秭归产学研基地,这里将改建为第二个隔离观察点。

      走进一栋6层楼的学生宿舍,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间空荡冷清的房间,除了高低铁架床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她俩随即拖地、消毒、铺床,列出医护与隔离人员所需物资,再前往设置在县人民医院的指挥部领取物资。

      开水壶、卫生纸、口罩、方便面、矿泉水、洗衣粉……王馨语与杜蓉将每间房内的物品摆放妥当。经过一天半的筹备,1月30日,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秭归产学研基地观察点正式投用,首批留观人员入住。

      每天早上8:30,王馨语准时来到隔离点报到,穿上医用工作服,戴好防护口罩,她开始收集隔离点留观人员与医护人员每日物资需求情况,再报告给县指挥部,前往领回。同时,根据医护人员提供的信息,填写、更新留观人员身体状况统计表。

      正月初四至今,王馨语已在两个隔离点工作了10多天。疫情发生前,这个寒假她原本打算看一些文献,设计实验规划。现在,这些只能留到下班后再完成。每天白天奔波在抗疫前线,这个1996年出生的女孩觉得“收获很大”。

      “疫情面前,大伙儿都在尽一份力。”担心她们搬运物资不便,县里一家出租车公司派来一辆爱心出租车,司机徐宗和见到稍重一些的物资,总是抢着搬。县图书馆为留观者送来了200多册图书、杂志。

      紫薇山庄与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秭归产学研基地两个隔离点,由秭归县中医医院负责体温检测与病毒消杀等工作。首个观察点启动时,流传在当地网络的一张请战书,让王馨语印象深刻。“明知道这一去,将面临不可预知的危险,明知道这一去,至少得一个月以后才能再见到家人,但83个红手印背后,83个坚定的白衣战士,选择了主动上最前线。”

      配备在隔离点的医护人员,吃住都在隔离点。秭归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,也都前来看望慰问,给大家鼓劲。

      隔离点内,年纪最大的85岁,最小的3岁,怎样在规定范围内尽量满足大家的日常生活需求,安抚大家的情绪,考验着杜蓉与王馨语。

      “杜大姐总是全心全意为大家着想。”王馨语记得,一次,一位山西籍的留观者提出,吃不下食堂的盒饭了,只想吃面。杜蓉跑了好几家面馆,但都没开业,便在超市买了一包袋装刀削面;没买到蒜,又从自家带上蒜,给对方送去。在隔离点吃上了面,这位留观者对杜蓉感谢不已。

      2月6日下午,秭归县首批6位密切接触者集中医学观察满14天期限,取得“医学观察期健康证明”解除隔离。临走,6人高高兴兴地拉着杜蓉、医护人员、王馨语一起合影留念,感谢他们的辛勤付出。

      看着他们得以健健康康、平安无事地回家,王馨语也打心底里觉得欣慰,“我们做的这点事情,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    直到今天,上前线做志愿者的事,王馨语没有告诉老师与同学。“她从小就是个有正义感的孩子。”母亲董玉玲说,在王馨语5岁时,一次,院子里一群小朋友一起玩,年纪最小的小男孩被欺负了,王馨语第一个站出来主持公道。回家后,王馨语并没有提这件事,董玉玲是后来通过小男孩的妈妈才知道的。

      每天,王馨语忙完回到家,董玉玲会询问她在隔离点做了哪些事情与所见所闻。“现在,我为她感到骄傲。”她说。

    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朱娟娟 雷宇